假装有名字

假装有介绍

【晓薛晓】一袋糖换一只洋

林荫—慕情唯一官方认证的夫人:

不知昏迷了多久,晓星尘终于在一片混沌中醒来。他抬起沉重的眼皮,看见薛洋坐在床边,深黑色的眸子里满满的都是喜悦。
薛洋知道晓星尘恨透了自己,怕晓星尘受到刺激又自杀,连忙起身,小声道:“你醒了就好。我…马上就走,不会再让你看见我了,你千万别再死了。”
见晓星尘愣愣的毫无反应,薛洋咬咬牙,颤声道:“道长若是不解恨,亲手杀了我便是。反正我也活不了几日了…”
薛洋的话还没说完,薄唇就被晓星尘堵上了,身子也陷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中。
晓星尘按着薛洋亲吻了好一阵,直到喘不上气了才松开。他紧紧的抱着薛洋,似乎是想把人给箍到骨头里一样:“瞎说什么傻话。我从未想过要你去死,要不然当年你进门时霜华刺入的就是心脏了。如果我对你没有情意,何必执着于你是不是骗了我。”
怀里的薛洋动了动,似乎是哭了,晓星尘感觉肩膀被眼泪打湿了。他伸手揉了揉薛洋软绵绵的发丝,柔声道:“这八年,我不是一点意识都没有的。我恨你没错,但我还是恨我自己更多一些。我不该不调查清楚就抓你上金鳞台,我不该因为不敢面对你就自杀,害你一个人守了我八年,受了那么多委屈那么多苦。以后我们一起赎你的罪,再也不分开,好不好?”
“好。”











窗外传来鸟儿的叫声,晓星尘从棺材中坐起来,自言自语道:“又梦到你了。”
晓星尘不知道这是第几次梦到薛洋了。薛洋早就死了,算是被他亲手杀死的。
五年前,晓星尘被薛洋用秘法复活,醒来后拿剑指着薛洋,逼问他为什么要骗自己。薛洋回答说骗他好玩,还提起以前骗晓星尘杀村民的事,两人争执了起来,晓星尘恨恨的说了句该死。然后薛洋就猛的撞在霜华上了,一箭穿心。速度快得连晓星尘都没反应过来。其实不过是想听薛洋亲口道歉,承认喜欢自己罢了,为什么薛洋就是那么傻听不懂其中的意思呢?
晓星尘小心翼翼地抚过薛洋的脸,苦笑道:“你真是狠心,守了我八年,就要这样报复我。让我永生永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,永远活在思念和痛苦之下。真是…”
突然,晓星尘抓住薛洋的衣领,使劲晃了晃,恶狠狠地吼道:“薛洋,你再不起来,我就要自杀了!你不是最在乎我的吗?你不管真的可以吗?你为什么还不起来,为什么,为什么!”
薛洋的尸体像断了线的木偶一样被晓星尘晃来晃去,他已经死了五年了,自然是做不出任何反应。如果晓星尘面前有面镜子,肯定会被自己刚刚的神态吓了一跳:他刚刚那副恶狠狠的模样,倒是和薛洋生前有三分像。
半晌,晓星尘把薛洋的尸体轻轻地放回棺材,趴在薛洋身上,眼泪大滴大滴的流了下来:“我自杀了…也找不到你,你把魂都补给我了。我就连你的尸体都没有了…”

“哎,你听说了吗,咱们村里新来了个薛少侠,帮人斩妖除从来不收银子,报酬只要一袋糖,真是奇怪。”
“对呀,我也没见他吃过,不知道他攒那么多糖要干什么?”
“人家肯定是要送给心上人的,你们还是别想些有的没的啦!”
晓星尘一袭黑衣,左手戴着一只黑皮手套,背着霜华和降灾,听到这些议论他的话语也不恼,还冲姑娘们微微一笑。
他这副仙风道骨的模样吸引了许多姑娘,小姑娘们把他围了一个圈,七嘴八舌的跟他搭讪。
“薛少侠今天这是要去哪啊?”
“哪儿都不去。给你们讲个故事,从前有个道长…”